馆长信箱 帮助 站内搜索
------ 热门通告 ------




>>
道路以目
时间:2012-6-5  

获奖评语:我们都是鱼,在人的海洋里遨游。偶尔相遇,汲取彼此的温暖。多么美好而温馨的语言,多么美好的人生际遇。
 
道路以目
潘江浩(经济与金融学院10经济学)
我们都是鱼,在人的海洋里遨游。偶尔相遇,汲取彼此的温暖。
                                                   ——题记
时间已是临近二月中旬,影影绰绰的街道依旧嗅不到春日的气息。夜幕四合,无星也无月。只有那些温暖自怜的路灯夹在光秃秃的树枝中间显出寂寥的身影。毕竟是初春,树木的色调不再凌于忧伤,若有若无得透露出生机。此时的城市是各个尺寸的剪纸拼凑的深口盘,搁在博物馆的防弹玻璃柜里,缓缓转动着。
在车站等车的人群穿着厚厚的棉衣却仍不停打着哆嗦,他们呼出的一团团白色的气体像莲花一样氤氲在二月依旧凛冽的暮色里。在这气团背后,即使明眸皓齿也模糊起来了。肩上挑着麻袋皮肤深藏在泥垢之中的矮壮民工,不停地告诉儿子我们只是在等待的疲倦妈妈,永远试图溜走的一岁半的肥胖小孩。人们像等待返航的船舶一样张望着远处,直到一辆公交车到来,亮起昏黄的右手灯在众人如潮水般期待的目光中缓缓停靠,随之而来的还有厚重的汽油味,闻多了便不由得生出一股饱胀感。不过公车站旁接吻无休止的情侣是不会在乎这么多的,大口地吃着尾气,自顾自得说着甜到发腻的情话。偶尔有脚步急匆的瘦削男人,衣着单薄却依然敞开领口,步伐笃定,眼神在一旁行驶的车辆上无法停留。对于他们也许行程永远没有休止的一刻,而绝大多数这些人在平日里却是一副纵横捭阖却又波澜不惊的神情。自然而然的即使是在众人最最疲惫的时刻你依然可以看到一个慵懒的女人穿着睡衣,一把蓬发,在电话亭下恹恹地拨着号码,脸浮肿,自惭形秽,在她眼里似乎空气总是松弛着的。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衣着考究的年轻女子总是仰着头隔着车窗用冷漠或是不屑的眼神打量着这一切。
如果你运气够好,可以看到把单车骑得飞快的放学的学生,不合身的校服被风吹得鼓鼓的。三三两两,不加修饰的笑声从很远的地方便传了过来,你随着声音望去,全然是自己十六七岁的影子。松动的石砖路被纷至沓来的单车压的吱吱作响,苦中带笑。继续向前走,你还能听到从劣质收音机里传来的滥俗的流行歌曲,收音机旁大抵是一位脸上满布岁月山峦的乞讨者。略带讽刺意味的是在他身旁不远处便是一家西饼店,新鲜糕点的香气传入众人唇齿间,馨香弥漫。这一刻这个城市看起来好忧伤,像极了一个露出一小截棉袜的潦草姑娘或者是一位极普通的中年男人
我曾经沉迷过北方的夜,昏黄的路灯一盏一盏数年如一日地冷落我的孤单,倘若这城市是有灵性的话,我便早早陷入其中了。当我重新回到家乡的一刻。便深深感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地站立在这座古城之上,而后我的唇被看似毫无恶意的风吹到干涸。南方四季的突兀翻转从未使它如此灼渴,接着我的视野变得浑浊,这里仿佛从未有过清朗的一刻。哦,亲爱的家乡你寂寞吗?人们离开,又回来,岁月更替若干,人们重新离开,又重新回来。多想缱绻在你坚毅的臂膊里,不再挪开半步。向你道每一个早安和晚安。
 
一次在落荒的马路上的一幕让我有些怅然若失了。他是卖烤红薯的,听见其中一句吆喝声:“香又香来糯又糯!”是个十几岁的孩子,想来还有点生疏,未能朗朗上口。我忘不了那条黑沉沉的长街,那孩子守着炉灶,蹲踞在地上,满怀的火光。这火光让我想到了电影《2046》里张曼玉身着旗袍背靠小巷的那个场景,不施粉黛,一个转身便将那孱弱的灯光拖成了迤逦的色彩。好了,就让镜头在这里停滞吧。以孩子做为结局的故事总是有希望的。
这个夜晚,夜空之下,远方的风扑面而来,使人无比坚定清醒,空气中弥漫淡淡的晕眩,那原是这夜,带着醺然醉意,羞红了脸,笑笑地扰我呢。
 



  上一条:曾经

  下一条:琴岛情丝
版权所有 www.aobo9922.com
中国福建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