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信箱 帮助 站内搜索
------ 热门通告 ------




>>
我走了,龙舟队的兄弟们
时间:2012-6-5  

获奖评语:老队员离队了,留给龙舟队的是是一个石阶,可以看到他们的成绩,他们的荣誉,背后是七八百公里的训练,二三十万次的划桨而龙舟留给龙舟队员的则是一颗渴求不断超越的心。
 
我走了,龙舟队的兄弟们
赵飞(机电及自动化学院09机电3班)
     时间好快,我真的要走了。
    特意查了一下聊天记录,第一次龙舟的训练应该是2010年3月29号的早晨。那时教练还没到华大,另外一个老师带我们进行训练,龙舟队也还没有正式成立。也就是从那时起一群大学生与龙舟结缘,走到了一起,经常进行着好累好累的训练。
    现在就是分别的时候,回忆那些和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更多的是开心快乐。
记得最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两条船训练,我的身体素质一般,在第一条船上训练很吃力。我经常穿着一件红衣服,每次我动作不对或者跟不上了,教练就会大喊到“红衣服的”。最悲剧的是当我旁边的人做不好时,教练也会叫到我,“红衣服前面那个”,“红衣服后面那个”,“红衣服右边那个”......时间长了,以至于每每听到教练在船上说衣服什么的,我都会下意识的划的更卖力。后来我赌气干脆一直穿那件红衣服训练。如今那件我唯一红色的衣服已褪色了变形了,这和教练可有极大的关系。
训练好苦,许多人来了又走了匆匆而过,大概也有一百多人了吧。每个有晚霞的下午,当我们划向码头,看着夕阳闪动的湖水,拖着疲惫的身体唱着“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有说有笑渐渐靠岸,那样的场景真的好温暖。
第一次比赛是“海峡两岸龙舟赛”,第一场比下来我们没有出线。当大家下船脚踏在岸上的那一刻,我知道大家都很失落,似乎有人哭了,我也是强忍着很失落。毕竟,训练了好久,训练的好累好苦,每个人都受过伤流过血。还记得广东比赛,我们以最后一名进入决赛的激动,还记得我们在领奖台边的泼水大战,还记得我们每个人亲吻奖杯,一起把教练抛向天空......
全球华人龙舟赛的欢送晚宴,老白他们那桌喝了好多酒,树宏说大家要走了,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听到这我心里面酸酸的,静静地拿着酒杯看着周围的桌子周围的人,一切都已经模糊了。末了,我们几个人把教练拉住一定要再喝一杯,我还跟教练说旁边桌子的队员喝的太多叫他不要在意,因为许多人大三了要走了,说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哭了出来,告诉教练我也大三了......好多年没有哭过了,以前认为不会哭才是真正的男人,那一晚我才知道会哭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
这么久了我坚持下来了,因为我明白一个男人在生活中再也找不到那样的时刻。身体已经没有效用,只有靠自己的精神支撑着前进,每吼一声都是拼了性命的。渐渐喜欢上那种感觉,不断接近自己的极限,不断超越以前的自己,你会感觉到自己才是真正的强大。
我常想离开了,我能给龙舟队留下什么,龙舟队又留给了我什么。我走了和其他老队员一起,留下的也许就是一个石阶。可以看到的是我们的成绩,我们的荣誉,背后却是七八百公里的训练,二三十万次的划桨,这个石阶留下来只是为了接下来的不断的被筑高被超越。而龙舟留给我的则是一颗渴求不断超越的心。
昨天下午在荡浆池训练手又磨破了,教练说这次我跟桨很好,左桨也很齐,这么久了这是教练第一次夸我。晚上的聚餐大家喝的好开心,多么美好的结局啊。我喜欢和别人称朋友但很少称兄弟,因为没有一起流血流汗,没有一起经生历死怎么算是兄弟,而这一切我们都一起经历了。所以,龙舟队的都是兄弟。
我走了以后还可以在学校里碰到大家。毕业了离开学校了我还可以回忆起大家,回忆起三个难分的名字,两个少波,一个少伯;回忆起可以把头压到膝盖的富哥;回忆起一个人带我们上岸的小德;回忆起一身肌肉的老白;回忆起性感的漢平;回忆起打舵的明阳,敲鼓的伟斌,领桨的远良......当有一天我回忆不起来了,我想我还会在梦中遇见划龙舟的日子。因为我相信睡觉时,大腿的每一次不自主抽搐都是我们在船上,划桨蹬船......
 
                               
 



  上一条:真话喷雾

  下一条:夏日萝卜
版权所有 www.aobo9922.com
中国福建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