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信箱 帮助 站内搜索
------读书吧!------




>>
《中国科学思想史》/(英)李约瑟
时间:2008-6-11  

《华侨大学大学生文化素质教育阅读书目》名著导读 / 科学技术(3)
 
《中国科学思想史》
 
    李约瑟博士卷帙浩繁的大著《中国科学思想史》(英文原名应作《中国的科学与文明》),第一卷为绪论,第二卷讨论中国思想史,以下各卷则分门别类探讨中国科学与技术的各个方面。这是一部研究中国科学与文明的开创性的著作,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部多卷本的综合性著作。本书第二卷《中国科学思想史》1990年由科学出版社和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我们本国人读本国历史,总不免立足于本土,而外国人看我们的历史便往往立足于局外。我们仿佛是人于其内,从内部来理解本国历史,而外国人则仿佛是出乎其外,从局外来理解我们的历史。这两种不同的途径所得出的历史构图,显然会有很大的歧义。宋儒理学曾给我国民族精神裹上小脚,其中根深蒂固的“正统”观念就是十分突出的一个。时至今日,恐怕还有人未能完全摆脱儒家“正统”的伦理观念的束缚。能够摆脱这种正统谬见来观察中国历史的真面目的,英国的李约瑟博士应该算是域外最杰出的学者之一。正因为李约瑟是从与我们历史传统的思想习惯颇为不同的另一种角度出发的,所以他对中国历史上的人物、学派和思想的臧否,也就颇有异于我们历来所习惯的种种评价。
 
    李约瑟的书,在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两方面,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成绩。科学与文明本来是人类的共业,是各个时代不断积极的共同财富;应该怎样鉴别、汲取并发扬光大这份财富,——这是这部巨著中一条鲜明的指导线索。凡是想认真研究中国科学与文明的人,大概没有人可以绕过这部书去,对它置之不理;凡是研究中国思想史的人,也决不会等闲忽视他的第二卷的。
 
    一个人大概很不容易摆脱自己特定的背景而形成的偏见和局限性。一个西方学者往往会有意无意之间以西方文明的发展历程作为唯一的标准模式,自觉或不自觉地以这个坐标衡量其它民族的文明发展史;启蒙运动开阔了西欧眼界,十八世纪末的康德和哥德都曾以“世界公民”自命。李约瑟博士继承了这个开明的传统,他不把自己的眼光局限于西欧的模式,他怀着一种深刻同情的态度,深入地研究了中国古代的科学和文明。这种博大开明的视野,使他一方面既能时时以中西双方的科学与文明进行对比,一方面又不囿于任何正统的谬见,——以儒家为准,是一种正统谬见;以西欧为准,也是一种正统谬见。
 
    在中国古代各家思想之中,争论最多、问题最为复杂的恐怕要数道家。道家在中国思想史的长河之中,和儒家同样的源远流长。道家归本于自然,儒家归本于伦理,两种世界观是不同的;一个是彻底自然本位的,一个是彻底伦理本位的。在这一根本之点上,李约瑟博士认为,道家显然要比儒家高明,因为毕竟社会伦理只是自然界的一部分。是由自然界派生的,而不是相反。儒家代表封建官僚的统治,所以只关怀人际伦理关系,而道家则代表返于原始的平等、返于自然的倾向。儒家对于自然界不感兴趣,所以没有发展出来科学,就是十分自然的。但另一方面,道家虽对自然世界深感兴趣,却又不相信理智和逻辑的力量,这一点就和西方由前苏格拉底的自然哲学之转入亚里士多德和亚里山大港学派所采取的途径截然不同了。西方思想史上既没有和儒家相当的思潮,在顽固地拒绝研究客观世界;同时也没有与道家相当的思潮,对理智和逻辑采取鄙弃的态度。
 
    中国的科学和文明在古代和中世纪的世界历史上,曾长期居于领先地位,本书于此做了大量的说明。自从文艺复兴以来,西方的科学与思想大踏步前进,相形之下,中国便日益显示出其落后;其故安在?这实在是历史学中一个最值得探讨的问题,而本书却没有对它给出一个明确的正式答案。也许这个问题也像其他类似的历史学或哲学问题一样,是一个永远的问题,是永远不会有最后答案的。
 
    本书最后最长的一章乃是作者的结论所在,它大概也是对思想史最富有启发性的一章。这一章的主题是比较中西双方自然法则的观念。其主旨是要说,自从古希腊起西方就有了法的观念,法既是自然的,也是人文的。后来,就从这个概念里衍生出来了“自然律”的观念。中国文明中虽然有人文法的观念,但始终没有形成自然法的观念。
 
    本书资料丰富、体大思精,是举世学术界公认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已妥善地解决了所有重要的问题。相反地,他留下了许多问题悬而未决或存而不论,留待别人去解决,促进读者们去寻求进一步的答案。
 
    若按一部眉目分明、条理井然的教科书来要求,本书大概不免于杂芜、零乱与比例失调之讥。但是,任何一个读者如肯耐心跟作者走完中国思想史的全程,他一定随处都会发现有晶莹夺目的矿石,他一定会觉得自己是如入宝山,决不会空手而还的。
 
    (李春平 撰文)
 
 




版权所有 www.aobo9922.com
中国福建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