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信箱 帮助 站内搜索
------读书吧!------




>>
2007年第三届图书馆“同方知网杯”读书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书魂》
时间:2008-5-21  

书魂
 
(本文获第三届图书馆“同方知网杯”读书征文大赛三等奖)
作者:杨玉英(人文学院  04公管)
 
 
    梦里,我又站在了家门口的桃树下,正值桃花盛开的季节。一阵风吹过,粉色的,粉白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我稚气的童音一遍遍朗诵着大姐教我的第一首唐诗“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不远处倚靠在厨房木门柱边的二姐落寞、渴求的神情异样清晰,渐渐的,她却消失在梦境中,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不知道何处去?
    醒来时,枕边已湿了一大片,此刻是午夜时分,室友的呼噜声在静谧的夜里显得非常的有生命力。我的心却空乏的厉害,我抓过枕边的一本书,通过摩挲,我知道是本《红楼梦》,我把书紧紧的抱在怀里,寻找小时候抱住二姐的脚不放的感觉……
    贫困似一张网,将那时的我们紧紧困住,上不得天下不得地,只能拼命的挣扎,呼吸。说我们家徒四壁算是抬举我们了,那间窑土房有一边的墙壁是和邻居共有的。我的父母不分昼夜地伺弄几亩地,可家景依旧。在我出生三个月后,七岁的二姐不仅要洗衣,作饭,割野草当饲料用来喂猪,养鸡鸭,又加上了照顾年幼的我。读书上学在这个家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当然,这是对于两个姐姐而言,身为家中的男丁,我注定可以踩着家人的血肉之躯,迈向知识的殿堂。
    幸运的是,大姐凭借其天生的魄力和聪慧在表哥的帮助下,11岁时开始了她艰辛的求学生涯,有了今日的幸福生活。小她一岁的二姐却被家务和我拖住了,连一天正式的学堂也没有上过。
    我八岁时开始上学了,二姐依旧在厨房里时时刻刻的忙着。十分依赖二姐的我哭闹着要她陪我去上学,可这个家少了二姐就再也转不动了。善解人意,懂事的二姐平静的告诉家人,她不上学就在家里帮忙。她哄着我:“小弟,你上学回来教我读书,告诉我书里的故事,我也一样是上学了。”年幼的我,很容易就相信我们一体上学的说法。后来,远方的伯父送给二姐一台旧式的收音机,二姐可以边干活边听,二姐很快迷上了台湾频道一个叫俊明的说书节目,这让二姐对书产生了几乎痴迷的崇尚。这是她的幸与不幸,永远只能是个迷了。
    我渐渐学会看书了,更会把书中的故事讲给二姐听。每当此时,二姐渴求,落寞的神情总让我疑惑,但我会以男子汉的口气告诉她,以后会教她读书,让她可以看很多的书……
    人生就是一条流淌向前的小溪,我曾天真而痛楚的想越过我十二岁的那段河流,可历史不允许。家乡的那条小溪一向是清澈,温和的,每天我放学,二姐都会在桥头接我回家,我们经常就坐在小溪下游离桥不远处的草地上亲昵的聊天,从一天的辛劳中走出来,二姐会抱着我,轻声说:“小弟,告诉二姐今天又读了什么书,书中讲的是什么?”我就会仰起头,绘声绘色的讲故事,那时的我,努力看书,只是单纯的知道我是与二姐连成一体的读书,所以我要加倍努力,把二姐的那一份也学好。
    那天,是连续几天暴雨刚停的第一天,溪水浑浊的扑腾着。我们语文老师借给我一本简译本《雾都孤儿》,我在桥头看到二姐就兴奋的拿出书,拼命的摇晃着,书却在某一瞬间掉进浑浊的水里,二姐毫不犹豫就蹲下去抓书,我望着浮沉的书和二姐伸过去的小手,大声的喊着:“够着了,够着了……”书抓在二姐手里时,我拍着小手,高兴的跳跃着,却在听到二姐一声惊呼时已经只能看到二姐身上的黑色裤角。我发愣的看了一会儿起伏的褐色溪水,那里已经没有二姐的痕迹了,我游魂般跑回家,拉着母亲的手,含泪问她:“阿姆,姐姐顺着水流到了桥下的草地会被挡住,她就会拿着我的书回家来了,是不是?……”
    二姐的确是搁在了那片草地上,手上也抓着那本书,只是她再也不会温和地抱着我,轻声对我说:“小弟,告诉姐,你又读了什么书,书中讲的是什么?”……
    出事后的几天,我不吃不喝,只是拿着那本书,对着墙壁喃喃自语:“姐,你不陪我了,你不听我讲故事了,姐,我不要这书了,我只要你……姐……”后来,怕我出事的大姐忍着悲痛,轻轻把那书放在我的胸前,“小弟,你二姐太爱书了,她想成为书魂,永远与书同在,你抱着书时,会感觉她的存在,你看书时,她会在书中等你。”
    从此,我的全部精神寄托就是在一页页书上寻找二姐的身影,旁人都说我爱读书,是个好学生。只有我知道,我是在寻找小妈妈般二姐温柔的怀抱,看书时二姐会与我同在。
    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时,我独自拿了本书到桥下的那片草地静坐着,轻轻的朗诵着,模糊中,我感觉到二姐温柔的坐在我身边,听我讲述书中的酸甜苦辣……
    上了大学,我的床上总是摆着各式的书,一有空就拿起来翻阅。每当此时,我的灵魂就能看见二姐温柔的笑。只是,有一次,当我捧着《天一生水》,看到仲祺为了救书阁的水,跳进了河里,那一跃,我又清晰的看到二姐黑色的裤角,我嗷嗷大哭,室友鄙夷的嚷了一句:“大男人的,像话吗?”我继续我的干嚎,泪水中仿佛回到我十二岁以前,二姐温柔的轻拍我的头,说:“小弟,咱勇敢,咱不哭……”
    天朦胧的亮了,隔壁的学长要考研,早早的起床了。脸盘,杯子的碰撞声把我从思绪拉了回来,我轻轻地放下书。洗漱完后的我,已经到了图书馆,置身于图书馆众多的书中,我又看到二姐瘦小的灵魂轻轻向我走来……




版权所有 www.aobo9922.com
中国福建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