馆长信箱 帮助 站内搜索
------读书吧!------




>>
2007年第三届图书馆“同方知网杯”读书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展:《从韦编三绝到文化快餐》
时间:2008-5-21  

从韦编三绝到文化快餐
 
(本文获第三届图书馆“同方知网杯”读书征文大赛二等奖)
作者:邓海晟(2006级工商管理1班)
 
 
    孔子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我于易则彬彬矣。”这种极致的读书境界我们估且曰之为“狂”。自东汉蔡伦“用树肤、麻头及敝布渔网以为纸”,一个真正的读书时代开始来临,读书境界也进一步演化。
    从匡衡的“凿壁偷光”到陶渊明的“好读书,不求甚解”,读书开始由狂变得“走马观花”。如诸葛亮读书只“观其大略”,这种马虎的看书方式实质是一种大气。晋人读书多浪漫,而唐朝以诗为盛,读书自然有如作诗,平添个人许多心思。如于鹄“读书林下寺,不出动经平”,严维“孤云独鹤共悠悠,万卷经书一叶舟”都强调个人读书的优雅意境。宋人也不例外,蒋捷便是“夜倚读书床,敲碎垂壶,灯晕明灭”的“夜猫子”,明朝杨循吉很有趣,他把读书看作是治病的医生“当怒读则喜,当病读则痊”,清人袁枚岂甘示弱?“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绝句当朝餐”居然把读书当作吃饭!我只听说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如颜如玉”还没听过“书中自有盘中餐”啊!真是“只恋书香不恋花”。
    文化的生命取决于创造,而不取决于守成。读书亦是如此,关键是两者的比重,我所担心的是:当今读书人在一直孜孜不倦地创造的同时心底是否还留存着古人读书的那一丝“狂野”,哪怕是一点点……
文化快餐便是这样一种让人担心的创造。绝大多数人喜欢在面包中夹几本书,一眼不眨地一口气便吞下去了。易中天的《品三国》是被夹了汉堡包的三国,于丹的《论语》也是被夹了汉堡包的《论语》。这是很有好处的,方便匆忙的现代人一口气便吞下《三国》和《论语》,然后满足地挺起“满腹经纶”的大肚子,不去咀嚼,也不实践,只想当成一种标志,于是中国又诞生了一个“博闻强识”的将才。
    钱中书先生说的“肚子是大了,内涵不见长进”恐怕便是说这类人了!不用费时间去阅读深奥难懂的古文了,许多人戏谑的将这一文化现象称做是“精神家园饥饿快餐式寻找”,这无可厚非,毕竟于丹老师为了当下患有文化饥饿症的人们提供了一份精神快餐,虽然快餐店一直都是中国都市的道并不美丽的风景线,但它已经不可或缺了:一则方便,二则便宜,三则可以提供基本的热量和营养。然而浮华的人们把读书的意义仅仅定位在这上面时,在这个迷茫的时代,读书也开始失去了因有的力量和锋芒,变得“急功近利”了。
    其实我并不否定也不敢否定,相反,我也很喜欢于丹的《论语心得》的,那种风靡一时的端庄、优雅以及娓娓而来的大家智慧突然会让你觉得传统是如此亲切,似乎近在咫尺——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正是这种贴近让很多人陷入了莫大的误区,他们都争先恐后地“抢”读《某某品三国》《某某品红楼》《听某某说论语》……以为这样便能替代《三国》《红楼》《论语》等等,以弥补心中多年以来的缺失。这是很可笑的,《论语》是孔老先生的语录精华,需要自己去参悟,《心得》是于丹老师的读书体会,是咀嚼过的剩饭,这有本质的区别,是决计不能替代的。反正我是先读完《论语》才去读《论语心得》的,我想于丹老师的原意也是如此吧!但不知有多少人用浮华的心情颠覆了作者的想法,把它做成了真正的快餐。从这种程度上讲,传统与国粹正在被颠覆和遗忘,谁的过错?我想“入狱”的不应该是文化快餐,文化快餐是一种文化趋向,顺潮流而行的,本无可厚非,而把这种快餐做得肤浅变质以愚弄百姓混淆视听的“烹饪大师”才是真正的“元凶”。
    我更喜欢从感觉上去评判某一事物,我并非“非理性主义者”,譬如网络读书(另一种快餐)。
    我以为真正的读书是你捧着一本真正的书在某个安静的角落细细品味,书本是作者精心酿造的酒,你不去品味又哪能感受其中的香醇?“理性主义者”便又反对我了:网络读书、手机看书难道就不可以细细品味了吗?这些“理性主义者”忿忿不平,还列出诸多网络读书的好处,头头是道。但从感受、感觉和感性来讲:读书是不能带重金属味道的,那样会使书失去以前的香醇,譬如酒,莫说加入重金属,就是加入水,其香醇性也会大大降低。不要说我是以感觉去评判,因为读书本来就是一件很感性的事情。我从来不喜欢把书和网络联到一块,就像有人去把貂蝉烫个卷发一样,多少有些别扭。
    书的颜色,应该是所有精华精神混合在一起以后的样子,是厚重的黑色。这种颜色拥有无与伦比的特质,成为灵魂的最佳背景,然而当声色犬马到来之际,这种颜色上的感官主义也开始失去了风度,抹上了一层浮华。
    读书吧!用心去读,用灵魂去读,用最传统的方式和心情去读,它会让你片刻间变得安宁和儒雅以至忘却所有的是是非非。记得《小窗幽记》里有这样一段话:人生有书可读,有暇得读、有资能读,又涵养之如不识字人,是为善读书者,享世间清福,未有过于此也。而一直苦心孤诣地为重整中国文化断层在奔走、在呼号的南怀瑾先生说,“像我们这个年龄层,七、八十岁的人快要死光了,将来要想靠我们承先启后、继往开来,把国家民族文化保存下来是几乎不可能的了,而三、四十岁的人,从小就没有打好中国文化的基础,不中不西,不今不古,很难担当复兴民族文化的重任。”
    是啊,五千年的文明被传承和默记,是本着一片厚重的神州沃土,是本着这片土地上一代又一代人的责任:为一个国家最深刻独特的文化积淀和最强烈的民族意识。
    所以,我们是有必要去守成古人的“狂野”的读书意境的,必要时,可以“从网上获取信息”因为读书是一道菜,还是要以家常的传统菜为主的,快餐只是一种随机和偶然,永远不可能是主流。
 




版权所有 www.aobo9922.com
中国福建泉州